阅读历史 |

第1878章 一线生机(1 / 2)

加入书签

看着秦风奋战的身影,南鹤轩咬紧了牙关。

之前是生死一线,但是和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。

之前他已经别无选择了,可是现在咬咬牙他说不定还能和东宫雅联手冲出去,只是需要秦风和祝星再坚持更久。

谁也不敢保证他们还能坚持多久,更不能保证他们最后是否还能活下来。

当下最好的办法,就是他和东宫雅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,找到琉沁来救场。

可是魔兵阻拦了他们的脚步,一时半会儿根本出不去。

除非……

他用自己的性命作为代价,拦住魔兵、甚至拦住璃织,让其他人先出去。

他手中的这把剑名为“苍鹰”,因为其剑柄之上雕刻的动物好似一只苍鹰的头。

但其实他知道,这把剑在几百年前并不叫这个名字,剑柄之上雕刻的也不是什么苍鹰,而是秃鹫。

这把剑作为天韵国南氏的传家宝,它最大的特点并不是削铁如泥,因为它身上其实承载了好几代南家人的性命,其中也包括南鹤轩的父亲。

血祭苍鹰,献祭者的能力越强,苍鹰能够给予的力量就越大。

“只可惜啊,当初父亲献祭自身的时候已经是金丹期了,以自身作为献祭,斩杀一头魔王……如果是我的……”

他抬头,看向了前方拦路的几十名魔兵,咬了咬牙:“不知道能不能为其他人清扫出一条路来。”

此时能看到他想做什么的人就只有旁边的公孙邈。

公孙邈痛苦至极,可是身体却动弹不得。

他的同门在为了一条生路奋战,南鹤轩甚至还想献祭苍鹰。

而他什么都做不了。

无论最后大家成与不成,他都只能做一个旁观者,相比之下,身体内的痛苦的反而不值一提。

他拼命地想要用意识压制住蛇尾毒,想要阻止南鹤轩。

可是妖后的蛇毒又怎么会是他一个小修士能够控制的呢?

无论他怎么努力,都只剩下徒劳。

此时的秦风和祝星周身浴血,两个人都没有要退的意思。

祝星接战,秦风在喘息之余,一晃眼却对上了公孙邈的目光。

此时的公孙邈身体还是僵直的,按理说他应该看起来和一个木头人差不多。

可是这一眼,秦风却从公孙邈眼睛里看到了求救的目光。

“嗯?”

秦风愣了一下,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可是下一刻,他就看到公孙邈的眼珠子非常艰难地动了一下,朝着身边挪动,似乎想提醒他什么。

秦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就见南鹤轩将一把长剑横在身前,划破了自己的手掌,浑血气翻涌。

看起来就像是……以血祭剑!

“蠢货!”

秦风没想到南鹤轩这么高傲的人,也会在这种时候选择以身祭剑,来为东宫雅和公孙邈开辟一条生路。

他扭头看了一眼祝星,后者现在满是疯魔的仇恨,根本顾不上其他。

璃织一个人站在中心,就能像猫戏耍老鼠一样尽情地戏耍他们。

这样下去不行。

即便他现在阻止了南鹤轩,之后他和祝星也会败下阵来,大家都得死。

如果椒夏在的话……

不。

秦风摇了摇头。

如果椒夏现在还能出来的话,那么他和祝星就不必血战到这一步了。

之前椒夏只是在他脑海之中提醒他,但是并没有现身,那说明现在她的状态仍旧不好。

看来只能靠自己。

忽然秦风回想起来了在万魂窟之中那位人皇前辈给过他的东西,那块血玉之中是那位前辈这千年来的修行心得和部分功法。

因为那位前辈被困万魂窟中,强悍如他也使不出太多的灵力。

所以他竟然将这千年来修炼出的灵力尽数贮存到了那块血玉之中。

想到了这个,秦风立刻将那块血玉掏出来,将其一把贴到了自己的胸口处。

下一刻,无数奇妙的功法尽数涌入秦风的脑海之中。

这其中有些招数是那位前辈使用过的,但是有些功法完全是这位前辈在脑海之中的一个构思和概念,他已经没有机会去实践了。

所以他将这些交给秦风,让他代替自己去实践。

现在,就是实践的时候!

无数功法从眼前闪过,秦风呆立在原处,终于将目光落定在了其中一样之上——火球术!

秦风不知道为什么,在那位前辈创造出了这么多博大精深的功法之中,偏偏一眼就看中了火球术。

但是他之前在万魂窟之中体验过,那位前辈的火球术和他之前接触到的完全不同。

他之前学习过的那些术法,全都是为拥有灵骨的觉醒者量身打造出来的,对于秦风来说算不上多么适合,但好歹能用。

可是这位前辈所创造出来的术法,却是完全以凡骨之躯所创造的,就是给他这样的凡骨用的。

既然如此,那位前辈所创造出的火球术或许大有不同!

而且这个时候,秦风的目光也锁定在了一旁的火栖木之上。

或许是因为山洞里的氛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